当我知道,原来面前的这群人是推动广东银联的前辈、精英,而广东银联是在中国银联前出现的商业模式,我感觉粤港澳大湾区真的可以再做出些什么“首创”来。

粤港澳但是认识上需要高度统一,基础性研究与战略结构在传统业务上做怎样创新,需要创造哪些新的规则支撑?

如何利用资源,匡实创新的基础? 在逐利的金融业,如何平衡创新和效益?

创新商业模式乃至标准,印证国家发展战略,成为治理层面的参考依据,甚至上升至理论层面。

从粤港澳大湾区的跨境,国家的一带一路,特别是涉及多主体的金融领域的机制制度,迫切需要一个创新方案。

先有广东银联,再有中国银联的后时代,会让我们等待多久?

关于 Barbara
Barbara成功独立建站就洋洋得意的文科生,真真的「码农」,敲的是文字,偶尔会拿起相机加点颜色。世无难事,学无止境,多功能身份(文字工作者、旅游爱好者、宝妈、业余建站人…其他待续…),喜欢交流,乐于分享。
wechat_pay

本站发展离不开您的支持,多少随意,欢迎来赏!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