飞流直下三千尺,

轻尘飘絮笼山林,

水帘洞途谁折返,

我坐帘前仰观叹, 

池上生烟又起雨。 

沾衣湿发后润灵。 

曲径人山趣味少。 

瀑顶拨云现青天。

关于 Barbara
Barbara成功独立建站就洋洋得意的文科生,真真的“码农”,敲的是文字,偶尔会拿起相机加点颜色。世无难事,学无止境,多功能身份(文字工作者、旅游爱好者、宝妈、业余建站人…其他待续…),喜欢交流,乐于分享。
wechat_pay

本站发展离不开您的支持,多少随意,欢迎来赏!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